• 2015-02-23   01:17:00

    大雨 - [谁也不属于]

    三年?两年?长时间隐居的日子敌不过一时的文字。翻开抽屉了吧?真痛恨这种怀旧。

    茶壶之家聚会,数数手指,十周年了。

    有的事不提起我真的忘记是发生过。有时歇斯底里,有时假装忘记,有时就真的是忘记了。再数数手指,真的好多年了。

    很想与过去的自己来次超脱的交流,你啊你啊你啊你啊你啊你啊你啊。

    我能不能下狠心按按键盘,下狠心说出这几个字:除了钱,你真的是很穷。

    消失的几年,你想想是怎样过的?

    只不过花了三年的时间习惯一个城市的节奏。

    只不过这样而已。

     

  • 2013-04-14   00:48:00

    这一年算在倒退 - [谁也不属于]

    今天鼓起勇气在工作时与人合影了一张,咋一看,感觉退回了十几年前,那个虚胖没笑脸心情很平淡的人。

    真是一个不好的预兆。我的童年不算美好,一直到高中,我的性格自此自终都是很内向的,做乖乖女,在父母的伙食中养肥自己,但却一直讨厌那种状态。到了大学才算是真正的解脱。而回来这一年,我感觉我又回到了那十几年前的自己。无欲无求,里外都是淡定从容,不入世俗,活在虚幻的世界。而天知道,这对我来说是种多么恐怖的状态。

    终日沉浸在回忆中,越忙越挣扎不出来,因为有了对比。今晚在公司加班到十一点,公司对面是公交站,而在广州也一样。同样的加班,同样的工作却没了夜车,就没了加班也有意义的心情。

    仅是为了负责任完成自己的工作,就没了享受的想法,我的要求很低,只想有份让自己做的享受的工作。

    升职了,本就是其实很简单的机械工作,熟练了便快上手,毫无技术含量而言。的确忙,半天下来居然会忙的连厕所都没时间去。现在的工作真跟谈恋爱有点似,对方的确是满足条件,但冥冥中就是不来电,你跟他什么都做了,但内心依然在排斥,那不是自己爱的,那只是为了生活而凑合的一个人。而这些,在我的世界里,却是多么恶心的。

    肥到爆表了,日子好似又回到了高三的日子,那些恶梦,怎样才能打破,怎样才可以结束。

  • 2012-12-02   03:38:00

    所以说,感情真的很累 - [感情诉说]

    好不容易,我想踏出一步时,那人却在支支吾吾了,查尽了星座书那个星座,想尽了各种理由,到最后发现那人却在逃避了。

    的确我是想闪婚一了百了,当初是谁信口开河要说见家长,当初是谁说买了房要准备登记,还是我病又犯了,什么事都当真了,兴许我还是太笨了,什么事都当真了。

    忽然这么一出,没了信心是必然的,但奇怪的是,这次感觉输得起。

    三年前,相亲认识的亲,又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然后我忽然闪到广州了,不了了之,后来双方都没说什么,解脱了重新生活。

    这次在父母眼皮底下又谈到婚嫁,得之,安于天命,不得之,更圆满,我还是想重回广州过些苦逼的日子,呆在一间小黑屋,做自己想做的事,见自己想见的人,仅此而已。

    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不后悔自己所说的,总比没机会说得好,是吗?

    感情很累,好像总要猜测,不想去猜测,放下了,却被对方说不关心,天杀的。天蝎座进入感情阶段真的很恐怖,而我却仍在摸索成长,如果这段能帮我减肥的,我会很幸福的,以上,就是我对相亲认识的人的态度。#只助减肥#

  • 2012-10-11   01:12:00

    一层一层一层 - [谁也不属于]

    感冒头痛,明明选择黑色白加黑就可以立马倒下,偏偏选择白色,然后将时间磨啊磨啊磨到现在。

    明明你可以选择不回来,为何还要选择回来。

    静静地听着奶茶的现场版脱掉高跟鞋,静静听着平安版的洋葱,倒真将自己的心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了,发现了各种心酸,发现了各种催泪。

     

    这种心情似乎很熟悉,但我只关心我如何才能做到2013回归广州。

     

    再不想没有自我,再不想回到大学时期的自己,一点那种氛围都不想融入。

     

    各种快跑的声音一直在回旋啊……

  • 2012-10-08   01:30:00

    回归 你不快乐 - [谁也不属于]

    事实上,几个月都在想回归这个清净地,但是总闲不下心,其实那晚小妖说继续大巴,我没有吃惊,更没有无视,那时的语气更带有些羡慕,“啊,原来你还在这里。”嗯,真好。

    想说说这五个月的日子,但日复一日重复的机械生活似乎真的不值得一提,最终还是浮起下年重回广州的目标,没有自由,没有私人空间,不想恋爱,倒想结婚生个孩一了百了,想买间姑婆屋,想找跟姑婆一起住,我……好似有了反性别生活的趋势,但内心还是想就随便找个老公陪我家人一辈子,与其随便了事,不如不要。

    我是想回广州。

    我就依然这么固执。起码目前还没有能说服我在家长留的理由。家里,不缺我这么一个女儿。

    土星开始进入天蝎,平时对星座只是半信半疑的我居然有点当此为真,我想当实现回归广州的每一步应该都会过得很艰苦,当然,还有强大的心理煎熬。并不是追逐大城市的热闹,我只想找回当初拥有梦想的自己,轻松,冷静,淡定,不哭不啼,能养活自己能有余应付突发状况,有时更能伸出援手,苦难时也能有人接济,喜欢时叫上某些人上车陂做客,不喜欢时就乘坐地铁直奔南站踏上高铁去某个小镇呆上那么一个星期,猥琐也能优雅,苦逼也能快乐,……我只想做回那个自己。

    不想说回不去来打击自信,如果可以,广州似乎还有一个命中注定的人在等着,如果可以,我真的想重回广州。重点是,在广州,我一点都不寂寞,那种独处不叫寂寞,那才叫充实。

    相反,在这里,无论多热闹都觉得是乱糟糟,无论多优雅那只觉得是在装逼,他们的娱乐不在乎是去去咖啡店,适时去去酒吧泡泡大叔,再者结群开车兜风,为嘛我就觉得这很虚呢,嗯,想要分享的人都不在呢。

    没经历过漂泊真的想象不了漂泊的美好。

    这半年,我不是真正的快乐,大笑与会心去笑的日子越来越少。

    看家人笑就可以了。

    夜深人静,每每想起各种应该要回广州的理由,都是血泪的事实啊。

    国庆几天,尽管宅,但是这应该是回来大半年最舒服的日子,偌大的一间屋,空无一人,只有自己的存在,想做啥都没人管,只选择静静呆在电脑旁看个动画都那么美好。

    大半年了,在家不适应,未来两年如果逃脱不出这个阴影,那是该多么邪恶的存在。